重慶晨報記者 石亨 實習生 喻春龍 報道
  臨近春節,重慶的大街小巷又瀰漫起了一股熏腊肉的味道,嗆人的煙讓路過的市民都掩鼻而過。
  傳統熏腊肉的爐子一次最多能熏出來一百二三十斤肉,而上新街熏腊肉的老商戶周仁強為了多掙錢,通過自己的巧思,製作了一個鐵皮箱子,一次能熏300斤腊肉,但是沒想到這個神器熏的肉比以前多一倍,冒出來的煙子卻只有傳統方法的三分之一,既實用又環保,被街坊們稱為“熏腊肉的神器”。
  都是熏腊肉
  別個用爐子他用“房子”
  “哦喲,周老頭兒,你這個東西有點陣仗喲!”周六上午10點,住在南岸區前驅路的何孃孃提著用來熏腊肉的15斤豬肉和兩個豬蹄往菜市場走,準備把肉拿給開麻將館的周仁強給自己熏了,沒想到還沒走到周腊肉家門口,就看見一堆的人圍在馬路邊上,40多歲的周仁強就站在其中。
  人群里,一個比人還高的正方形大鐵皮箱子立在路邊,鐵皮箱子的頂上有個煙囪,不停往外冒著白煙,周老頭兒坐在大鐵皮箱子邊上,不時通過鐵皮箱子下邊的一個四方形的“窗戶“往裡加著糠殼和用來熏腊肉的樹枝。
  “我還第一回看到這麼大的腊肉爐子,看著跟個小房子似的!”何孃孃把肉交給了周老頭,才曉得這個大家伙是周老頭家今年新增的熏腊肉的工具。
  “你這個沒趕上趟,只有下一趟再給你熏了,下午來拿。”周老頭說,這個鐵皮房子熏一批腊肉要四個多小時,中途不能往裡加。
  下午5點,何孃孃去拿腊肉,剛好趕上周老頭開鐵皮箱子取腊肉,周老頭拉開鐵皮箱子正面的一道門閂,熱氣撲面而來,濃煙也跟著直衝面門,嗆了何孃孃一臉。
  鐵箱子的整個前面都被拉開了,三十多排鐵架子分上下兩層懸掛在箱子里,上層掛香腸,下層掛腊肉,腊肉香腸排得密密麻麻,一時間,嗆人的煙子和熏肉的香味四散。
  從前面打開的鐵門處取下一半的腊肉和香腸後,老周關上了鐵門,又從背後拉開了另一邊的鐵門,把剩下的一半取了出來。就在老周取腊肉的時候,周圍圍觀的人越來越多,大家都沒有見過這樣的“大家伙”,紛紛拿出手機拍起照來,“這簡直是熏腊肉的神器啊!”
  為了多掙錢
  自己設計花錢請人趕製
  昨天,因為接了個大單子,老周家的神器被運到了主城近郊的一個廠子里給廠里家屬們熏腊肉,沒了神器,他只能用自家的小竈熏腊肉了。
  老周沒有想到,自己掙錢的工具居然成了街坊們拿來擺龍門陣的“新奇玩意兒”,“那是我去年下半年自己想出來的東西,就是想多掙點兒錢。”
  剛開始在腦子裡想的時候,老周只想做成1米乘1米的正方形鐵箱子,可是真到畫圖紙的時候,卻想著做大一點裝得多一點,最終設計成了高1米7,面積1平方米的大鐵皮箱子,“高是根據我們家的房高設計的,等到不用了,好收在屋子裡。”
  去年12月下旬,老周專門找了個電焊工,把自己的圖紙給了人家,讓人找鐵皮幾天之內趕製了一個出來,1月1日就運到了老周黃桷古道梯坎下自己家裡,“花了我2000多塊錢,開始害怕出煙大,就沒拿到馬路上來熏。”
  臨近年關,熏腊肉的人越來越多,老周自製的神器也越來越顯出了優勢,以前,老周家幫人熏腊肉用的都是傳統的爐子加鐵鍋的形式,一鍋最多能熏出來一百二三十斤肉,一天也就熏個3鍋左右,“腊肉兩塊一斤,香腸一塊五。”
  而現在的神器能掛下300斤左右的肉,一天能熏出兩鍋,而老周家的小竈也沒有停,這樣一來,老周家熏腊肉,一天就能有1000塊錢左右的收入。
  “我們家的麻將館一個月也才小兩千。”雖然熏腊肉的生意只有年前的40天左右,但有了神器,老周家今年的收入要比往年至少多一倍。
  公式 老周的熏腊肉神器吸引了不少市民圍觀。
  老周的神器一次能熏300斤腊肉香腸。
  相關>
  神器出煙非常少 只有一般爐子的三分之一
  老周說,之所以現在敢把那麼大的家伙擺在路邊上,是因為鐵皮爐子幾乎全封閉,出煙比傳統的熏腊肉的竈要小不少。
  老周家的傳統爐子因為沒有封閉,大量濃煙從爐子和掛腊肉的鐵鍋之間的縫隙往外冒,鐵鍋頂上也不停地有煙冒出。
  而老周家的神器在平時,則只有頂上不到半平方米的煙囪里有白色煙霧冒出,而且量並不大,只有傳統熏腊肉鐵鍋的三分之一左右,除此以外,只有老周每次開鐵門的時候,才會有大量白煙冒出,不過時間都不長。
  前驅路往上走就連接著上南山的黃桷古道,一到周末,許多市民都要來這裡爬山鍛煉身體,不過這個周末,爬山的人卻少了許多。
  “一條街上有四五家熏腊肉的,滿街都是煙,本來是來呼吸新鮮空氣,結果適得其反。”住在南山,隔兩周就要爬一次黃桷古道的汪萍說起山下熏腊肉的就皺眉頭。
  昨天,汪萍又從山上下來,老周的神器讓她停在路邊看了許久,還拿出相機拍了下來,“這個環保多了,要是這條街上的都用這種,空氣要好得多。”  (原標題:來看熏腊肉的神器! )
創作者介紹

do15domfv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