傅平
  下派檢察官陳克勤到達金水縣當夜,發生一起公安局長養女被毒犯綁架事件,於是,解救人質、化裝偵查、千里緝捕、金錢腐蝕、女色下套、斷尾求生……一幕幕緝毒與反緝毒、腐蝕與反腐蝕精彩場面接連出現。請看下派幹警將怎樣堅守辦案底線,大災後的公安局長靈魂將怎樣升華。
  鄭姨不坐,而是彎腰細瞅丈夫的臉,瞅丈夫的眼。
  “看什麼看?”
  “誰肝筋火旺了?咦———紹雲,我發現只要一提你那乾女兒,你話就特多,特敏感,是不是……”
  “誰話多了,老鄭,你要見小陳……”
  門鈴響了,局長去開。“喲,說曹操曹操就到,小陳,來來來,給你介紹,這我老伴,你叫鄭姨。”陳克勤進屋,後面跟著閔璞卉。陳克勤與鄭姨見面後,問:“局長找我是……”紹雲:“哦,檢察院瀆檢科劉科長電話,讓你到他那去一趟。”“瀆檢科,找我乾什麼?”“估計瞭解擊斃杜跛子情況。”“哦……”“別緊張,實事求是陳述。”“知道張局,這事不是依法履行職務就是正當防衛,我知道咋說。”
  “想,再想,想仔細點,張局長到底開了幾槍?”在檢察院瀆檢科,劉科長直視著陳克勤眼睛問。
  “一槍。”
  “敢肯定?”
  “如是兩槍,那也很連貫……我、我當時醉得厲害,確實記不清了。”
  “也就是說張局長開槍擊斃杜跛子前,鳴沒鳴槍警告你並不清楚?”
  “當時情況根本來不及,杜跛子的刀……”
  劉科長打斷:“不要解釋,回答問題就行。你當時因為酒喝多了,神智模糊,鳴沒鳴槍示警不清楚,是吧?”
  “是,不不不,不是……”“究竟‘是’還是‘不是’?”“是,但我認為在當時緊急情況下,張局長開槍完全符合人民警察使用槍支管理規定的。”
  當陳克勤邊擦手指邊出辦公樓時,見張紹雲的車還停在檢察院大門旁。小陳一言不發上車,張局長正要擰點火開關,劉科長追出,示意局長下來。
  “張局長,下一步我有幾點建議,想向您彙報。”劉科長道。“別說彙報,需要公安、需要我做什麼,你說。”
  “好,那我就說了。這個……嗯哼……個人認為,當前有這麼幾件事要做:一是儘快查清杜跛子的真實姓名、住址特別是家屬親戚情況,做好穩控工作,防止上訪鬧事。”“對對,這一層我也想到了,已安排老沈他們在辦。”“二是杜跛子還有沒有其他更為嚴重的犯罪?雖說人死案結,但僅僅是非法經營行為或者非法經營犯罪,就讓人付出這麼慘重代價,知情的好解釋,不知情的又不知該咋胡謅了,我的報告也不好寫。”“理解,我完全理解你的意思,老劉,你說得對,就是挖地三尺,我,我們公安也要把杜跛子更為嚴重的犯罪挖出來。”“還有就是要密切關註輿論,公安局長開槍打人,現在已是滿城風雨,各種版本都有,切不可掉以輕心,必要時該正面引導還得正面引導。”“這一層我也想到了。真是患難見真情呀,以前……說真的,我對你們檢察院這也監督那也糾違是有看法的,關鍵時候咱們還真是一家人。謝了老劉,以後工作中需要我做的,開個口,我一定辦好。”“喲,局長快別這麼說,有事我向您彙報,向您彙報。”
  張紹雲回到車上,立即掏出手機:“老沈,通知郭副局長,我們開個案情碰頭會……對,現在。”
  “小閔,你給王記者去個電話……就是為我們寫電視劇本的那個美女,你接待過的……告訴她,就說我們這兒又有新素材了,請她務必到金水縣來一趟,要快。”
  案情碰頭會就張郭沈三人參加,名義上叫碰頭會,實則是局長(含副局長)問隊長答。“郭局,沒留死角,內包裝全拆了的。”“贓車也檢查了,無異常張局。”
  “還有項工作要向二位領導彙報:這輛車無牌照,胖子已去車管所,想通過發動機號查找車主。”
  其間,局長一直雙手搓著茶杯,此時停住,轉過臉道:“下一步工作,老郭談談?”
  老郭:“老沈,這件事的重要性我就不多說了,只一點要求:所有檢查一定要仔細仔細再仔細,認真認真再認真,不能因為我們的粗心讓有價值的線索從眼皮下溜過。”
  初春的太陽明晃晃照在金水縣煙草專賣局地壩上。正午時分,沈純樸等禁毒大隊警官走進大門,坐在傳達室的鄢隊長看見了,手拿車鑰匙迎出。“沈大隊長,車主查到沒有?”鄢隊長問。“查到了,叫敖成銀,李福鎮李福村村民。”沈純樸答。眾幹警來到扣押車前。鄢隊長拍拍車身:“喲,生鏽了。沈大隊長,如只是販運假煙,長期扣著也不是辦法。”閔璞卉問:“鄢隊長,類似情況,你們以往作何處理?”
  (未經許可,不得以任何方式複製或轉載本書之部分或全部內容。)  (原標題:絕境風光(六))
創作者介紹

do15domfv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